1. <form id='ddbbf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ddbbf'><sup id='ddbbf'><div id='ddbbf'><bdo id='ddbbf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• www.6662016.com

            2018-04-12 12:37 来源:FT中文网

                  她并没有忘记他上次说过的话,他说,不管有多久,他都会等她。但是,那时候,她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,而那时候,她和司任,还没有完全解除关系。那现在呢?既然解除了,既然她是自由身,她可以让他照顾,至少那样,自己可以不必像现在这样累。 亲们,这几天颜太累了,还有两更晚上更吧………… 第一百二十二章危险 只是,她并不爱他……又为何要和他在一起,那不是又会伤害个人吗? “我知道你的心意,只是……我现在还没有心情,刚从一段感情中出来,即刻投入到另一段感情中……”思绮低垂下头,说的话也渐渐轻了下去。 “我明白……”凌子尉苦涩地笑笑,“我还是那句话,不管有多久,我都会等的……” 晚餐的时候,不知道是因为多了个人,还是因为凌子尉是和思绮一起回来的,燕燕和小妈显得特别高兴,对着凌子尉也一个劲的夹菜,问这问那。 “唉姐,你那餐馆的工作那么辛苦,你还是让凌大哥在他们公司安排下吧,找个简单容易点的……” “咳……”思绮被谭思燕突如其来的出声惊了下,“燕燕!”怒瞪她,她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。 “是啊,思绮,你做得太辛苦,我们也过意不去……你看,要是能让凌先生帮忙……” “小妈——”蔡雅琴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思绮打断,“我一点也不辛苦,真的。”思绮一直都没敢将自己丢了工作的事说出来,唉,明天再找吧。 “我也觉得蔡阿姨说的话有理,明天你要不辞了餐馆的工作,来我这里吧……”凌子尉看着她说道。 “再看吧……那个……我做得也蛮好的……”思绮的眼神不敢对上任何人的,她低着头说着,然后猛吃饭。 饭后,凌子尉坐了一会,便起身离开了。 思绮送他下楼,昏暗的路灯下,他转身看着她:“绮绮,考虑一下……我是认真的……” “凌子尉,我知道你的心意,但是……我可以现在就告诉你……我们不适合……你是个好男人,你应该有更好的女孩来爱你而不是像我这样的……” “你已经够好了……” “不……你听我说完。我们可以成为朋友,但我们不能成为恋人,或许这一辈子,都不可能……”思绮低着头,眼里落满哀伤。 “你……你是不是爱上……”凌子尉犹豫着问。 “凌子尉……”思绮打断他,“让我们成为好朋友吧?永远的好朋友……”思绮朝他伸出手。 凌子尉看着面前的手,又看着面前思绮微笑的脸,心底的苦涩如潮水般涌来,难道……只能这样吗? 他伸出手去,轻握住她,然后,轻轻一拉,将她搂入怀中:“记住,无论何时,能有我帮得到的地方,你一定要开口……” 思绮先是一怔,后来听到他在她耳说的话,瞬间绽开笑:“知道了……” 目送着他的车远去,刚要转身,手却被一股力量拉出去。 “啊——”思绮尖叫出声,转眼却看到谭明仁狰狞的脸,心底的怒气一下子上来。 “谭明仁,你干什么?放开我……放手……呜——”思绮对着他拳打脚踢,却被他捂住了嘴,向着阴暗的****同拖去。 “呜——”思绮拼命挣扎着,却奈何不过谭明仁的力气之大。 阴暗的****同里,聚了三四个面容同样狰狞的男子。思绮瞪大了眼,这才感觉到恐惧在心底一点点蔓延…… 他们要干什么?他们要干嘛? 这里的胡同,是小区后面的一条通道,供小区里垃圾运输,白天都鲜少有人出没,更别说是晚上了。 思绮一下子被他们手脚绑住,并塞住嘴巴,一把将她扔在了地上。 “仁哥,你说那家伙会不会来?” “是啊仁哥,听说那家伙和她离婚了,没有一点关系了,会为了她而来吗?”另一个也附和道。 思绮瞪着大眼听着他们的话,他们在说谁?他们想让谁过来?谁会过来? 谭明仁没有说话,只是点燃了一支烟,红红的烟头在黑暗中忽明忽暗。 “你们说那小子即使来了,他会为了她而出五千万吗?我看她也不值啊,要我的话……哼,我才不会为了个女人而出五千万……” “那是你……”谭明仁朝着他冷哼一声。 五千万?他们要敲诈吗?向谁?思绮的心一下子慌起来,能让人敲诈那么多钱的,只有他了。他会来吗? 思绮的心里开始矛盾,既想着他来,又希望他别来。 只是,半个小时过去了,却依然没有动静。 “仁哥,我看是不会来了……” “是啊仁哥,我们绑错了,应该绑他老妈才对……” 那群人开始坐不住。 谭明仁将手里不知第几根的烟头扔掉,走到思绮的面前:“侄女,别怪叔叔心狠手辣,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……”他将手里的手机拿起,按了几个键。 似乎是在响了两声之后,那端即被接起。 汗哪,司任要不要出现哪? 第一百二十三章紧张时刻 似乎是在响了两声之后,那端即被接起。“司任,别跟我甩什么花样……限你在五分钟之内出现在我面前……否则……”他一把拉住思绮的头发,思绮顿时闷哼一声。 就在此时,银色的玛莎拉蒂似一把利剑,忽地出现在胡同的入口,以一个完美的打转停在了那边。 车门打开,司任一脸冷峻地出现在他们面前:“不用五分钟,五秒就够了……”他的眼直直望向他们身后的思绮,思绮也正瞪着眼看着他。

            责编: